<nav id="kx2wu"><address id="kx2wu"></address></nav>
  • <u id="kx2wu"></u>

      <big id="kx2wu"></big>

        <code id="kx2wu"><nobr id="kx2wu"></nobr></code>
          <pre id="kx2wu"><em id="kx2wu"><p id="kx2wu"></p></em></pre>
          <th id="kx2wu"></th>

          <th id="kx2wu"><video id="kx2wu"><acronym id="kx2wu"></acronym></video></th>
          <code id="kx2wu"></code>
        1. <object id="kx2wu"></object>
          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新聞網  >  教育青少  >  新聞中心  >  高校

          打造“雙師型”教師隊伍

          2019-02-25 10:55      來源:中國青年報      作者:     分享 分享到搜狐微博 分享到網易微博

            近日,《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以下簡稱“方案”)的出臺,一如滾滾春雷起萌蟄,將迎來職業教育改革發展的新時節。方案的一大亮點便是把加快標準化進程作為打造職業教育體系軟環境升級版的關鍵舉措,推出了一批制度標準,其中包括職業院校師資隊伍建設標準。

            方案明確提出,多措并舉打造“雙師型”教師隊伍。從2019年起,職業院校、應用型本科高校相關專業教師原則上從具有3年以上企業工作經歷并具有高職以上學歷的人員中公開招聘,特殊高技能人才(含具有高級工以上職業資格人員)可適當放寬學歷要求,2020年起,基本不再從應屆畢業生中招聘。到2022年,“雙師型”教師(同時具備理論教學和實踐教學能力的教師)占專業課教師總數超過一半。

            如此規定,對職業院校來講意味著什么?教師的門檻是否更高了?目前職業院校的在職教師又將何去何從?校企合作又將碰撞怎樣的火花?記者采訪了職業院校的相關負責人。

            “雙師型”教師需文件來細化

            在看到方案這一規定時,無錫科技職業學院校長孫興洋感覺仿佛看到了職業院校師資隊伍真正“雙師型”的曙光,因為只有這樣,職業院校技能教學水平的提升才有可能。

            在孫興洋看來,職業教育作為培養技能人才的一種類型教育,教師除了要具備一般教學能力,還應具備工程實踐能力(企業崗位項目實踐能力),但“雙師型”隊伍建設一直沒有找到解決的有效辦法。“在以往職業院校教師招聘時,對學歷要求是首位的,同等情況下有企業工作經歷的優先。我們每年招聘時還有意識地安排招收有3年企業工作經驗的老師,但實際應聘者中有工作經歷的比例很小,最終聘用的大多數仍是應屆畢業生。

            在這些從校門到校門的教師中,碩士、博士大有人在。畢竟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教師法》規定,取得高等學校教師資格,應當具備研究生或者大學本科畢業學歷。眼下已有大量碩士、博士進入職業院校,而這種趨勢,也正是天津職業技術師范大學原黨委書記孟慶國擔憂之處,“再不規定,職業院校教師隊伍的來源就出問題了,大量的博士生進了職業院校。可是職業院校是培養技術技能人才的地方,博士能承擔這里的實踐教學嗎?他們愿意學嗎?愿意教嗎?這些都是問題”。

            比如,石家莊鐵路職業技術學院目前任職教師中,碩士及以上學歷占比91%,其中博士占比14%。該校書記劉明生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以往職業院校教師招聘學歷上一般要求碩士及以上學歷,這幾年博士的數量和比例在增加。不過為提高教師“雙師”素質,他所在的學院近幾年在招聘中已開始從學歷向實踐經歷傾斜。

            因為劉明生發現,高職院校招聘的教師大多都是高校的應屆畢業生,結束學校學習便開始來校任教,實踐技能基礎很單薄。“為了提高教師的實踐技能,學院每年拿出60多萬元專門支持教師去企業實踐。盡管這樣,畢竟只是每年個把月的實踐時間,在系統熟悉基層生產、歷練過硬實踐技能上和預期是有差距的”。

            “當前,職業院校的新進師資幾乎全部來自研究型高校,自身技能水平較低,也無法有效勝任技能部分的教學任務,只能‘黑板上開機器,PPT上講工藝’。”對此,孫興洋也很無奈,“學校想將他們培養成為雙師型、教練型師資太難,成本也太高了。像職業教育發達的德國,職業院校新進教師要求具有5年以上的企業實踐經歷。所以,方案作這樣的要求不是沒有道理。”

            在孟慶國看來,方案對教師具有3年以上企業工作經歷的要求并非是教師的門檻提高了,而是就應該這樣規定,這是符合職業教育的特征的。“職業院校是種類型教育,哪怕科研,也是要面對生產一線,解決生產一線難題。研究型大學、綜合型大學大部分的科研導向不能再延續到職業院校”。

            但怎么才算有效的“3年以上企業工作經歷”?“3年以上企業工作經歷”是在企業待過3年即可,還是要求在技能崗位上任職3年?孟慶國認為,關于這部分的要求需要有進一步的文件來細化規定,“因為工業、農業、制造業等每個相關專業之間都有差異,教師的企業經歷應該與所教專業直接掛鉤,是能夠從事那個領域的實踐教學,而不是在企業待過就行。所以相關規定需細化到每個專業”。

            應聘職教教師更難了

            方案的出臺可以說明確了職業院校教師隊伍改革發展的路線圖,對學校來說有著很積極的意義。但對于應屆畢業生來說,此后應聘職業院校的教師是否更難了?在現有的職業院校教師隊伍中,又將激發出哪些化學反應呢?

            方案提出,“2020年起基本不再從應屆畢業生中招聘”,在劉明生看來,這對師范院校應屆畢業生的個人成長規劃、實踐能力等方面都有了更高的要求,相比原來從院校直接到院校,是更難了。“但如果師范生在校期間就由用人單位、有關合作企業和畢業生本人簽訂多方協議,提前對其進行企業實踐等方面的規劃設計,有目標地來進行教導培養,應該能更好、更有效地奠定其為師基礎”。

            “許多應屆畢業生剛工作時總體上職業選擇指向性不太明晰,甚至是麻木的。經過3年工作后,他們會對個人的職業生涯發展有一個更現實的想法,如果此時再去應聘職業院校教師,一方面職業傾向更加清晰和強烈,同時又具有了一定的工程實踐能力,將更能勝任教育教學工作,更會有職業的成就感。”孫興洋認為這對應屆畢業生來講,未必是件壞事。

            日照職業技術學院院長馮新廣坦言,今后高職院校在教師招聘中必然會減少普通高校應屆畢業生的比重。“這可能會讓有的普通高等院校應屆畢業生有所壓力,但也為更多適合的人才敞開了從事職業教育的大門。他們有了企業職場經歷后,再主動轉行到職業教育,工作能力和工作意愿得到了雙重強化,能夠更好地勝任專業教師的崗位要求”。

            在近日教育部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教育部教師工作司副司長黃偉也曾表示,接下來將聚焦“1+X”證書制度開展教師全員培訓,以培育一批職業技能等級證書培訓教師。其中,包括全面落實教師5年一周期的全員輪訓,探索建立新教師為期1年的教育見習和為期3年的企業實踐制度。實施職業院校教師境外培訓計劃,分年度、分批次選派職業院校骨干教師校長赴德國研修,學習借鑒“雙元制”職業教育先進經驗。

            另一方面,馮新廣想加大對企業中的能工巧匠的選拔、聘任。“我們現在恰恰缺乏有實踐經驗、技術能力強的企業工人師傅,下一步可能在這一塊上要有重要突破,那就是突出能力導向,不唯學歷憑能力,主要看他的技術水平、業務水平行不行,這可能是學校將來的一個導向”。

            “當然,不一定所有老師都是‘雙師型’教師,這在目前不現實,也不需要。但學校專業核心課程、進行核心崗位能力培養的老師一定要是‘雙師型’教師,所以教師要進行分類分層的管理。”在馮新廣看來,在過渡階段,雙師結構的教學團隊可能更為實際一些,即由一部分理論教學能力較高的老師和一部分具有實踐經驗的老師共同構成,強調團隊的協同互補。

            “目前來講,老師現在不能達到‘雙師型’要求,那么就抽時間去企業鍛煉,但不能所有老師一下子都去了。從眼下來看,只能一部分學校老師來上課,一部分聘請企業師傅來兼職,一課雙師,分工協作,共同完成教學任務。如此一來,就會過渡到我們更為理想的狀態。”馮新廣說。

            校企共建共育是關鍵

            那么問題來了——讓職業教師去哪些企業進行鍛煉、培養?又如何讓企業的能工巧匠更愿意來到職業院校任教?

            “‘雙師型’教師的培養關鍵是教師在提高理論教學能力的同時,能有合適的企業給老師們提供工作、實踐的機會,使他們有機會不斷提升實踐技能。”劉明生認為,“雙師型”教師隊伍建設的關鍵是“校企共建”,所以“教師培養培訓基地”的建設和校企深度合作共育,對建設一支政治素質好、業務水平高、實踐能力強的“雙師型”教師隊伍來說就尤為重要。

            但新入職的教師要求有3年企業工作的經歷,“是不是就這3年就足夠呢?就是‘雙師型’教師了呢?我們要面向企業一線培養技能人才,而生產一線的新技術、新工藝、新技能是不斷更新升級的,老師們要到生產一線才能學習、掌握,所以學校和企業建立一種動態的雙向交流機制很有必要,而且不可替代,這是職業教育保證質量的根本所在。”孟慶國說。

            除了讓教師到生產一線去,如何讓生產一線的能工巧匠來到院校任教也是個問題。以往馮新廣也嘗試從企業聘任兼職或專任的教師,但他發現這其中的問題也不少,一是學校的待遇和企業相比不具備競爭力,有的工匠并不愿意來;二是,如果企業工人愿意來學校兼職任教,那如何協調企業的工作?企業又是否支持?三是時間問題,一般而言學校的課程設計相對比較固定,能否與企業工作的時間靈活對接也是個問題。

            黃偉曾在發布會上表示,將建設校企人員雙向交流協作共同體。建立校企共建的100個教師培養培訓基地和100個教師企業實踐基地。職業院校、應用型本科高校教師每年至少1個月在企業或實訓基地實訓。完善“固定崗+流動崗”資源配置新機制,支持中職、高職、應用型本科高校聘請產業導師到學校任教,遴選、建設兼職教師資源庫。

            不少職業院校負責人認為,如果能讓這些利好政策落實生根,還需要以相關配套的政策保障,以市場的手段來調動企業的積極性,給參與共建的企業以更多實在的實惠。

            記者孫慶玲實習生王藝霏

          【一鍵分享 騰訊微博 分享到搜狐微博搜狐微博 分享到網易微博網易微博 新浪微博】
          聯系電話-024-62456456 [責任編輯:jiaoyu002]
          關鍵詞:
          打印】【收藏】【關閉窗口

          東北新聞網
          微信訂閱號

          東北新聞網
          手機版

          東北新聞網
          法人微博

          新聞客戶端
          Android版

          新聞客戶端
          iPhone版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東北新聞網保持中立

          • 頻道熱線:024—31870130
          • 新聞熱線: Tel:13358855330
          • 廣告合作:胡欣 Tel:18842355283
          • 內容合作:Tel:18940282106

          本站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4-31885632|郵箱:hot@nen.com.cn|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中國互聯網舉報中心

          關于我們| 客服中心| 廣告服務| 建站服務| 聯系我們

          東北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違者依法必究。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 遼B1.B2-20150111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21120170001

            沈陽網絡警察
            遼公網安備21010202000026號 沈網警備案20040314號 用戶可信賴無線產品 遼寧網警
          写真视频在线